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周受资的危急时刻

时间:03-16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19

周受资的危急时刻

要么字节跳动剥离TikTok,要么美国下架TikTok。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编辑|李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TikTok在美国陷入空前危机。北京时间3月13日晚间,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字节跳动在165天内剥离TikTok,否则TikTok将在美国境内被封禁。投票结果显示,352票赞成、65票反对、1票弃权、14人缺席。不同于以往TikTok在美国遭遇的困难,这次反对TikTok是美国国会层面发起的一项具体法案,形式是联邦立法,完全高于之前特朗普时期针对TikTok的总统行政令、州政府的立法或行政举措。美国国会的目标极为明确,就是摆明了要TikTok“二选一”:要么字节跳动剥离TikTok,要么美国下架TikTok。所以,字节跳动和TikTok此次面临的情况也更危急。根据美国立法程序,在众议院投票通过后,如果参议院也投票通过且最终总统签署了该法案,最终法案就会生效。而此前拜登总统已明确表示:如果国会通过该法案他就会签署支持。这使得这项法案最终被立法推行具备了一定的可行性。在众议院法案通过数小时后,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紧急在X平台(原推特)发布了一则视频,敦促用户“保护自己的宪法权利”。“众所周知TikTok对大家有多么重要,有1.7亿人可以在这个平台上畅所欲言,它还赋能了美国超过700万笔的商业合作。”周受资呼吁,“它还将从创作者和小企业主的口袋中夺走数十亿美元,使超过30万个美国工作岗位面临风险,并夺走你们的TikTok。”来源:视觉中国TikTok也在其官方账号回应称:“尽管我们预料到了结果,但我们想再次强调,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以及众议院的投票只是一个漫长过程的开始,而不是结束。”TikTok在周三向员工发送的一份备忘录显示,公司将继续游说参议院不要通过这一法案,目前支持法案的参议员人数多于反对人数。据媒体报道,为了应对持续不断的禁令,TikTok近年来花费了数千万美元在华盛顿游说。针对美国国会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近日表决通过的一项针对TikTok的法案,商务部新闻发言人何亚东14日表示,美方应切实尊重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停止无理打压别国企业,为各国企业在美投资经营提供开放、公平、公正和非歧视的环境。相关方应严格遵守中国法律法规。中方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维护自身正当权益。自2017年5月上线,无数的创作者、电商创业者们涌入TikTok的生态中进行创业。TikTok的命运走向也牵连着众多的创业者。把TikTok作为重要渠道的Newme创始人顾俊告诉《中国企业家》:“我对未来在TikTok上做电商这件事儿保持乐观,但对于是否最终一定是字节跳动控制(TikTok)不那么乐观。”Newme在美国已经本土化经营2年多时间,顾俊表示,如果有必要,他和美国公司的员工也会提出抗议和诉讼,表达自己的立场和权利,捍卫合法权益。对于在美国有1.7亿用户和数百万合作企业的TikTok来说,显然不愿意接受出售和剥离的结果,但危难却又近在咫尺。不剥离,就封禁之所以说TikTok此次面临的情况更为危急,是因为除了此次发起者除了是美国国会外,更重要的是,此次美国当局的首要诉求并不是封禁TikTok,而是要求TikTok从字节跳动剥离。如果字节跳动不出售TikTok,苹果、谷歌等应用商店将被强制停止对TikTok的网络托管服务,TikTok也无法与其他美国企业进行业务往来。如果说以往TikTok还可以拿违反美国第一修正案(即国会不得制定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的法律)辩护,此次美国国会提出的“二选一”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把TikTok往“火坑”里推。国会和白宫反复强调,法案的目的不是封禁TikTok,而是把TikTok的控制权转移到美国公司手中。“考虑到拜登大概率会签署(法案),所以关键节点是后面的参议院辩论、修改、审议、表决环节。从目前进展来看,所谓剥离前或封禁前窗口期的结束时间点,可能会抢在2024年11月前,也就是美国大选前。”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曲虹潭律师告诉《中国企业家》。TikTok也确实被逼急了。3月7日,在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对法案进行投票的几个小时前,TikTok给用户发出一则弹窗通知,试图告诉1.7亿美国用户事件的严重性。TikTok将该法案称为“全面禁令”,称将“剥夺1.7亿美国人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权”,并“损害数以百万计的企业,摧毁全国无数创作者的生计,并使艺术家失去观众”。与此同时,TikTok还在通知下方设置了“拨打”按钮,提示用户致电所在选区的国会议员,“让国会知道TikTok对你意味着什么,并告诉他们投反对票”。对此,曲虹潭表示:“虽然美国政府这种‘非卖则禁’的做法显然是不尊重市场经济、不遵守公平竞争原则的体现,但TikTok采取弹窗的做法,也可能会被美国政府扣上滥用APP影响力的帽子。”讽刺的是,拜登的竞选对手特朗普的发声反倒成了TikTok的有利因素。而就在4年前,特朗普在任时也曾强烈反对TikTok在美国的发展,甚至要求TikTok必须在2020年9月15日之前卖给美国,否则必须关门。不过,特朗普对此次事件的评价是:“如果你除掉TikTok,那么Facebook和扎克伯格的生意会翻倍。我不希望Facebook的生意变得更好。他们在上次大选作弊。他们是美国人民真正的敌人!”但显然特朗普也是为了争取自己的选票而选择这样发言。他在接受媒体访谈时说:“TikTok上有很多用户很喜欢它,如果没了TikTok很多年轻人会疯掉!”但另一边他又说:“TikTok这个平台有很多好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来源:视觉中国与此同时,TikTok虽然在年轻人群体中受欢迎,但是在美国全社会人群中,用户基础仍不牢固。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在2023年3月进行的一项民调,有50%的受访者支持美国政府封禁TikTok,仅20%受访者反对(封禁),其中,18~29岁群体中反对者居多,但在50~64岁群体及65岁以上群体中大多支持封禁。此外,TikTok的增长神话已结束。2023年,Instagram全球下载量超过了TikTok。根据市场情报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Instagram总下载量在2023年同比增长20%,达到7.68亿次,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多的应用程序。而TikTok同期下载量仅增长4%,至7.33亿次。创业者的心态作为一名在TikTok美国生态的创业者,顾俊3月7日接到TikTok的弹窗时心情异常复杂:“平台(TikTok)一定经过极大的纠结和犹豫后才做出这样(弹窗)的选择和决定。”从2018年开始,顾俊每年都会在美国待一段时间,他见证了TikTok在海外的快速崛起,也看到这里隐藏的商业潜力。过去2年,他依靠TikTok在美国创办了电商公司Newme,品类覆盖美妆、3C数码等类目,美国团队超过20人。目前,TikTok是该公司非常重要的渠道。在电商业务之外,顾俊凭借自己对TikTok的理解还拓展了新的营销服务业务。顾俊密切关注着TikTok的每一步走势。他很理解和赞同TikTok发送弹窗的行为:“在美国市场,立场和观点的表达非常重要,尤其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你不说就代表你默认可以接受这样的控诉。这个时候应该要去激进地表达自己的权利。”针对Newme自身的业务,顾俊目前并没有因为TikTok平台可能存在的风险而采取太大的备份措施和业务调整。只是,对于美国本地的直播团队建设,顾俊已经暂停了大规模扩张动作。但在货品和内容等各方面的储备上,他依然保持着现有的状态。过去一年,Newme也开始探索TikTok之外的电商渠道。虽然他对TikTok最终是否会保留在字节跳动手中没那么乐观,但他认为在TikTok做电商生意未来依然非常有前景。“即便最终剥离,并不会改变TikTok的商业模式,说白了它在谁手里都会是一个主要以电商、广告、娱乐直播为主要变现方式的平台。无论股东变成谁,他们都希望TikTok是一个更赚钱的公司,况且已然有一个典型的画像摆在这儿的时候,股东层面并不会希望它最终变得不赚钱了。我相信平台在这样已有正反馈的市场下,不会有过多的结构化上的调整。”顾俊向《中国企业家》分析道。不过,顾俊也对未来表达了一定的担忧。在他看来,如果TikTok最终真的必须剥离和易主,换成美国团队来主导,一定不会利好TikTok上中国人主导的创业团队,尤其是对于直播电商等新兴商业模式的理解上。“更愿意与中国背景团队的人对话,因为在很多事情上不需要太多教育成本,因为中国背景团队都看到过抖音电商所爆发的势能,我们‘因为看见,所以相信’。而美国团队可能需要,‘因为相信,所以看见’。”顾俊表示。过去的数年里,他深刻感受到中国的直播电商,已经在全球范围有最大的优势和先进性。顾俊表示,目前在美国TikTok上的创业者持这样观点的并非少数,他认为在TikTok的终局很难精准判断和描述的当下,起码商业模式的确定性仍然存在。无论如何,对于TikTok、字节跳动以及TikTok上的创业者而言,考验才刚刚开始。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